首页 > 社会

夜间两次起来拉窗看聊城下雪了没

 

 夜间两次起来拉窗看聊城下雪了没

  作者:张洪泉

  四天前,天气预报说三天后要下雪,到了第三天,我等了一天也没有下,第四天又等了一个白天,直到睡觉都没下雪,我以为2017年冬季的第一场雪爽约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五点半前,我醒来两次,跑到书房里,拉开窗户看雪究竟下了没有。当我再次醒来时,尚未看窗外,微信圈里的雪下得相当大了,郑州、济南、阳谷、济宁,聊城的东昌府区,我窗外,步履蹒跚的冬季第一场雪终于来了。

  前天,终于和我大学的一个老师联系上了,尽管微信上聊的时间不长,却冲淡了我对大雪的思念。林建华老师,我大学共运老师,授业恩师,现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当院长。将别人看似古板的事儿讲的通俗易懂是林老师给留下的深刻印象,至今还记得下面这个段子: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揭露斯大林的暴行,台下有人递条子上去。赫鲁晓夫当场宣读了条子的内容:赫鲁晓夫同志,当时你在干什么?然后问道:这是谁写的,请站出来!连问三次,台下一直没有人站出来。赫鲁晓夫说:现在让我来回答你吧,当时我就坐在你的位置上。

  儿时,常年靠赶蛋、打耳、挤落落、滚铁环娱乐的孩子们,下雪几乎是一次过年,穿着妈妈做的土棉鞋,踩着雪嘎吱嘎吱的响,在田野里打雪仗,从地南头一直打到地北头;牵着几条土狗在草稞子里追野兔,在柴火堆里逮麻雀。一下雪,气温往往不会再有大的回升,马颊河里的冰就不会再化,每逢周末,孩子们争先恐后的去河上滑冰打闹,在河边放火烧杂草追戏……

  来聊城后,尤其是近些年,感觉雪下得少了、小了。即便再回到茌平菜屯老家的那个村子,再到马颊河边上,只剩下浓浓的乡情,却已经没有那厚厚的冰。这次下的雪是2017年冬季的第一场雪,来得迟,地温高,没骨头,落在地上就化了,些许雪花点缀在树上的黄叶上,尚不能覆盖楼下那黑顶、蓝顶和红顶的小轿车。不过,我依旧在想,如果晚上再接着下,第二天就会有满满的雪景。

  尽管雪不大,一大早就接到了很多朋友和优秀企业发来从安全提示,聊城知名地方名吃大酒店鸿宾楼的发的消息里,带着雪花的图样,让人感觉异常亲切:“温馨提示:❄️今天外面下雪了❄️天冷路滑,出门多穿衣物,路上注意安全!鸿宾楼窦维荣:祝您今天有个好心情!”临清开元山庄董事长张秀梅女士的提醒是一张图片,上面的一对相互搀扶的老人,写着“下雪了路滑 外出注意安全”,让我及时给父母做了一个提醒。

  瑞雪兆丰年,窗外的小雪花还在飘舞,晚上或许能迎来一场大雪。期待老师,亲人、朋友、粉丝、社会各界、我的国,都能有一个好的收成。

请关注:
分享到: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